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etcon的博客

私人所用

 
 
 

日志

 
 

难道真的要挥手别白云? 2007-07-05 22:54  

2007-07-09 22:36:39|  分类: 校内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难道真的要挥手别白云? 2007-07-05 22:54

发信人: AaBb (盘丝洞·夭夭|繁荣原创人人有责), 信区: HUSTStudent
标  题: 难道真的要挥手别白云?
发信站: 武汉白云黄鹤站 (2007年07月05日15:23:30 星期四), 站内信件

我提笔写下这样的标题,却怎么也无法开头,写了又删了,删了又写了。大概真的意识
到要和白云道别,心中诸多不舍。掐指一算从我大二最早混迹于白云,到今天已然5个年
头了。这里承载着我诸多的故事,我的嘻笑怒骂,在这里的我,是一个去掉了所有伪装
的,最真实的我。我想很多人可能和我一样,虽然有人时间长一点,有人时间短一些,
但是对于这里的感情,都是一样的。

现在白云闹成这个样子,应该说是这里每一个水手都不愿看到的。而写下这些临别文字
的我,则不知道自己的文字是不是能够承载我最后的情感。

情何以堪。

记得最初上白云才是一个小丫头,年纪轻轻,有的是激情和冲动,甚至组织过人到EI"踢
版"一群人疯狂的灌水之后,留下可连的斑斑扫地。大学和EI的人玩的很要好,约摸就是
从那时灌水开始的吧。大家打打闹闹搞出些版聚啥的,不但认识了很多人,而且很多姻
缘就是那一线牵动。

后来先后做过三个版面的版主,最初的院系版和后面开创的一个版面都因为个人原因辞
职了,辞职的时候很是难过,因为开创版面是为了将校园内喜欢侦探的人聚集起来。可
是却因为我个人的因素不得不离开。

现在刚刚做了网友原创的见习版伞,已经是毕业两年的人了,那天独自徜徉长安街,突
然想到自己毕业了还混迹于学校的bbs不是很幼稚吗?

但是仔细想想,我们其实只是渴望抓住大学最后的尾巴。胡马依北风,越鸟朝南枝。社
会上很多灰暗的东西看得太多,才发现,原来那段日子真的是天高云淡。对一个人好可
以只是因为喜欢,不管是男是女。爱一个人可以爱得奋不顾身。只是毕业后,我们再也
找不回这样的感觉了。

好在还有白云。但是现在的白云可能都要不保,其实这样的结果并不难预见,曾经有个
地方叫做一塌糊涂。

现在版主们联名出来,不是为了给自己洗清什么,而是因为版主们和水手们一样热爱白
云,我们希望可以保留这个bbs,毕竟这里是我们交流的一个平台,我们可以今天做了或
者吃了一个美食,然后就在food秀一下,我们可以今天感伤了就在原创写一首小诗,我
们可以今天有了委屈就在test拉一个mm抱抱,我们可以在工作中或者求职中遇到问题,
到pc找个前辈问问,我们可以……

但是如果白云关闭,这些假设就真的只能成为假设了。

我在上任伊始的时候还曾想过,如果有一天我们原创孩子的文字可以出一本合集该多好
,让大家看看我们一个工科学校孩子们写出的东西是多么优秀多么惊人。但是,这可能
真的只能做一个梦想了。

这次很多水手职指责主删贴,其实版主不是为了充当什么爪牙,我们很多人甚至是现实
生活中非常内向非常腼腆的人,在这里,只是因为爱这里,于是我们就做的更多一些。
同样是爱,只是我们爱的方式不一样,有的水手把爱表达出来了,而我们因为更多的职
责,我们只能默默做点什么。

版主删掉激烈的帖子,封id,甚至杀档,只是希望事态不要扩大,因为一旦事态扩大,
一个将被牺牲掉的,会是我们这些水手们所爱的"白--云--黄--鹤"。

写下这四个字,竟然不觉泪水沾湿了眼眶。

不能自已了。

或许我贴出这个文字要遭到那些遭到封禁的同学痛骂,我可以体会你们的感受,我曾经
因为版面的事情和人在sysop大吵并遭到封禁,因为身为版主刑法加倍。但是封禁只是无
奈之举动,如果大家先冷静下来,然后更理性的去看待问题去提出解决问题的方法,不
是更行之有效吗?

最后我需要声明一下,我仅以一个白云老水手的身份写下这些文字,我毕业两年了,是
不需要在为校方说些什么了。我只是希望大家用更理性的态度对待。

如果对我愤愤不平的并且要骂我的,认为我充当学校爪牙的,请发私人信任到我邮箱辱
骂,因为我不希望在我挚爱地方,看到有损她纯洁的文字。

最后的最后,我不得不说,感谢学校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没有关闭白云,我们希望双方
可以不要对立,而是用沟通的方法去最终解决问题。


AaBb 一个白云不是很老的老水手


--
庄周家贫.故往贷粟于监河侯,监河侯曰:"诺.我将得邑,将贷于三百金,可乎?"庄周忿
然作色曰:"周昨来,有中道而呼者.周顾视车辙中,有鲋鱼焉.周问之曰:`鲋鱼来!子何为者
邪?`对曰:`我,东海之波臣也.君岂有斗升之水而活我哉?`周曰,`诺,我且南游吴越之王,激
西江之水而迎子,可乎?`鲋鱼忿然作色曰:`吾失我常与,我无所处.吾得斗升之水然活耳,君
乃言此,曾不如早索我于枯鱼之肆!"周曰:"吾撅一坑,唤aabb至,则水盈,活子可乎?"鲋鱼大喜
,遂撅此坑。
※ 来源:·武汉白云黄鹤站 bbs.whnet.edu.cn·

  评论这张
 
阅读(1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